成年软件

李娅玲对于当店长本来就不感兴趣,她更喜欢教练这份工作本身。

不管是自己健身,还是教别人健身,或者是跟顾客处好关系、帮助他们更好地锻炼身体,都是李娅玲所喜欢的。

现在听到裴总的提议,李娅玲觉得似乎很不错啊!

专职教练,只负责教十名选手,而且还需要非常高端的专业知识,这非常符合啊!

更何况裴总还承诺了涨薪,还承诺了会满足训练中所需的一切条件。

这简直就是所有教练的终极梦想啊!

李娅玲立刻点头:“没问题裴总,我一定完成任务!”

裴谦微笑着点点头:“很好,那给你两天时间,稍微交接一下健身房这边的工作。周六我来健身房接你,一起去训练基地那边。”

李娅玲很高兴:“好的裴总,我会在周六前把交接工作完成的!”

虽说托管健身房并没有一对一的私教,但很多学员都是冲着李娅玲来的,走之前至少要通知人家一声。

而且,托管健身房的教练排班都已经完成了,李娅玲这一走,还得重新安排,所以需要两天的交接时间。

裴谦起身离开,心情非常愉快。

粉嫩吊带睡衣萌妹子满脸胶原蛋白床上伸展写真图片

完成!

既为托管健身房除掉了一个安全隐患,又为dge战队找到了教练。

简直是两全其美、双喜临门!

当然,裴谦也很清楚,等周六的时候把李娅玲带到dge电竞俱乐部的训练场地时,这两边肯定会对脸懵逼。

李娅玲期待着带的是一堆膀大腰圆的专业健身选手,结果见到了一群骨瘦如柴的网瘾少年。

而这群网瘾少年期待着见到一名专业的电竞教练,结果来了一个女教练,还是能一拳打死牛的那种。

这需求肯定是对不上。

但是裴谦觉得,都是教练,练身体和练手速那都是练,没什么区别嘛。

更何况就现在国内教练这个水平,李娅玲还真不见的会比他们差。

就像股市一样,有的时候你什么股票都不买,就干掉了七成的竞争者。

总之,这个安排很完美,人尽其才、物尽其用。

裴谦不由得感慨,我简直是个天才!

……

……

5月12日,周四。

裴谦正躺在床上睡懒觉,手机响了。

睁开惺忪的睡眼,拿过手机看了一眼,心想,这大早上11点钟是谁给我打电话呢?

一看来电显示,竟然是马洋。

裴谦一个激灵,瞬间清醒了。

老马该不会又给我搞事情了吧?

现在马洋可是裴谦的重点盯防对象,这个电话可不敢不接。

“喂?谦哥!我在圆梦创投这边的工作,有重大进展!”电话里传来马洋兴奋的声音。

裴谦立刻如临大敌。

之前裴谦本来已经用计把马洋捆在了dge电竞俱乐部,让他天天打游戏乐不思蜀,忘记了投资的事情。

但是前段时间dge那帮愣头青选手下手没轻没重的,一局游戏直接把老马打成了0-28,帮马洋戒除了网瘾。

所以,马洋只能回去继续琢磨投资的事情了。

裴谦从床上翻身坐起:“嗯,说来听听。”

马洋兴奋地说道:“谦哥,你不是让我找那种,特别有梦想的项目吗?我找了很久,终于找到了!”

这次裴谦来了兴趣:“哦?多有梦想?”

马洋:“要多有梦想就多有梦想啊谦哥!梦想爆棚了!”

裴谦眼前一亮,难不成老马又要为自己立下汗马功劳了?

但是接下来马洋说的话,直接给他泼了一盆冷水。

“而且谦哥,你猜是谁提出的这个特别有梦想的方案?是我们的老熟人,张妄啊!”

“所以我说这个项目特别靠谱吧?又有梦想,又是成功合作过的熟人,这太完美了!谦哥你赶紧来公司看方案吧!”

裴谦:“……”

张妄,不就是那个做共享电话亭的人吗?

我还没找他算账呢,他还有脸找上门来?

做共享电话亭的时候,张妄先是用一份虚假的计划书骗得了裴总的信任,之后自己偷偷摸摸地把电话亭给改得面目全非。

现在,这个电话亭已经打入了全国各大城市的各大商场,尤其是在京州,阮光建亲自绘制的那些gog英雄主题电话亭,都快成打卡圣地了。

如此深仇大恨,还想从我这拿钱?

门都没有!

裴谦当时就想挂电话:“不行。”

马洋一愣:“谦哥,你连项目名字都没听呢,别这么着急否定啊。我跟你说,这项目可有意思了,张妄把原型机都带过来了,我都玩了半个多小时了,完全停不下来!我觉得我能玩三天三夜!”

裴谦听得有些困惑。

原型机?玩了半个多小时?

这到底是是个啥啊?

“那行,你把项目名字说给我听听。”裴谦松口了。

马洋:“全自动抬杠机。”

裴谦:“啥?”

“全自动抬杠机。”马洋又重复了一遍。

“那是什么?”

马洋嘿嘿一笑:“你看,谦哥,我就说你肯定会感兴趣吧?你快来,光是语言难以描述这个东西有多好玩!”

裴谦立刻下床:“好,你等等,我马上到!”

……

半小时后,裴谦来到圆梦创投。

贺得胜等人也都已经到齐了,张妄见到裴总来了,立即站起身来,跟裴总亲切握手。

“裴总!感谢你能百忙之中前来看我的新项目!”

裴谦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张妄是在1月份,那时候外面天气零下几度,张妄穿着一件很敷衍的黑色外套和牛仔裤,能够看到衣服下面隆起的肌肉,飘逸的长发扎了个马尾飘在脑后,颇有一种艺术家的气质。

但是今天,张妄的外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那头飘逸的长发没变,但身上穿的衣服已经换了,换成了名牌的t恤和牛仔裤,看起来比最早见到时的那身衣服贵了几十倍。

当然,那种超尘脱俗的气质还是没有变化。

想想也对,张妄已经凭借共享电话亭这一个项目,基本上实现财务自由了……

当然,每个人对于财务自由的定义不一样,张妄属于那种对个人享受并不在意的类型,所以标准比其他人要低,但不管怎么说,共享电话亭赚来的钱也已经足够他衣食无忧,不必再为生活奔波。

裴谦完全不想跟他多说话,只是敷衍地握了握手,然后问道:“项目呢?”

马洋一抬手:“谦哥,会议桌上的这个就是!”

裴谦在会议桌旁坐下,发现桌上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黑色盒子,盒子上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排整整齐齐的不锈钢金属小棍,造型有点像是幼儿园里常见的那种跷跷板。

马洋把盒子挪了挪,让盒子的正面对准裴谦。

从裴谦的角度看,这些小棍跷跷板全都是被压下去的一端朝向自己,在小棍和盒子的接触位置,也就是盒子朝向自己的这个边缘,被打磨得很圆滑,似乎是为了方便拨动小棍。

俯视的话可以看出,这些小棍跷跷板只占据了整个盒子顶面的一半位置。顶面的中心有一条很不明显的线,似乎把顶面给分成了两半。【见本章说】

裴谦有点困惑,这是啥?

马洋说道:“谦哥,快把那个小棍往上抬一下!”

裴谦把手指伸到小棍跷跷板被压下去的那一端的下方,刚好触碰到被打磨的很圆滑的这条边,金属小棍冰凉圆润,手感不错。

裴谦往上一抬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轻响,不锈钢小棍就像是跷跷板一样,这一端抬起,另一端落下。

裴谦刚想问“然后呢”,就看到盒子的顶盖自动打开了,一个y字型的黑色金属小棍从盒子中升起,又把被压下去的那一端给抬了起来。

“啪”的一声轻响,所有的金属小棍全都恢复了原状,回到了裴谦抬起小棍一端之前的状态。

而后,这个y字型的黑色金属小棍缩回了盒子中,盖子自动盖上。

一切又恢复了原状。

裴谦:“?”

他又试着抬起另一根小棍,结果还是跟之前一样,盒子打开,对应位置升起一个y字型的黑色金属小棍,又把被压下去的那一端给抬了起来。

裴谦连续扳动多个金属小棍,盒子里的y字型黑色金属小棍就会按照顺序把所有的金属小棍全都依次复原,最后缩回盒子里,让一切维持原状。

张妄非常骄傲地说道:“裴总,这就是我发明的‘全自动抬杠机’!”

“这台机器,可以完美地模拟跟许多个资深杠精同时抬杠的体验!”

“只要你在任意时间想开始抬杠,盒子中的杠精就会立刻抬回来,可以陪你一直不眠不休地抬下去!”

“这有效解决了你在网上跟杠精抬杠,结果对方中途放弃的这种痛点!”

“不管想要抬多久,这台机器都会永远陪你抬下去,永远不会觉得枯燥!”

“而且,裴总你看盒子的正面下方,那里有一个纯机械结构的自动计数器,它会统计你的连续抬杠次数,并用最简洁的数字给展示出来,一旦停止,数字就会消失。”

马洋非常兴奋:“怎么样谦哥,是不是特别好玩?是不是能玩连续玩三天三夜?我刚才都已经把数字抬到三百多了!”

裴谦看了看一脸自信的张妄、一脸期待的马洋,又看了看一脸蛋疼的贺得胜。

显然,贺得胜对这个项目非常不看好。

裴谦考虑片刻,问道:“这一台全自动抬杠机,成本多少,售价多少?”

张妄说道:“成本在200块以内,我打算卖260块钱左右。裴总,我只要200万,生产一万台。”

裴谦摇头:“那不行,把成本给我提到400块,卖488。”

“我给你800万,马上量产!!”


头像

About: admin